• 工作總結
  • 工作計劃
  • 心得體會
  • 述職報告
  • 事跡材料
  • 申請書
  • 作文大全
  • 讀后感
  • 調查報告
  • 勵志歌曲
  • 請假條
  • 創先爭優
  • 畢業實習
  • 財神節
  • 高中主題
  • 小學一年
  • 名人名言
  • 財務工作
  • 小說/有
  • 承攬合同
  • 寒假計劃
  • 外貿信函
  • 勵志電影
  • 個人寫作
  • 其它相關
  • 生活常識
  • 安全穩定
  • 心情短語
  • 愛情短信
  • 工會工作
  • 小學五年
  • 金融類工
  • 搞笑短信
  • 醫務工作
  • 黨團工作
  • 黨校學習
  • 學習體會
  • 下半年工
  • 買賣合同
  • qq空間
  • 食品廣告
  • 辦公室工
  • 保險合同
  • 兒童英語
  • 軟件下載
  • 廣告合同
  • 服裝廣告
  • 學生會工
  • 文明禮儀
  • 農村工作
  • 人大政協
  • 創意廣告
  • 您現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網 > 黨校學習 > 正文

    [“抹布男”癲狂手刃養女,愛豈能想丟就丟]手刃

    來源:六七范文網 時間:2018-12-27 16:55:28 點擊:

       8年前,前夫入獄后與她離婚,她獨自帶著女兒艱難度日。這時,一直苦追她的男人挺身而出,收留了他們母女。8年來,他全身心呵護著她們,甚至賣掉房子替她們還債。女兒不僅沒有受到家庭變故的影響,還通過了美國大學的入學考試。然而就在此時,他卻突然向疼愛有加的養女行兇,導致養女全身數處肌腱斷裂,左腎破裂壞死被摘除……
      慈愛的養父為何會向養女舉起屠刀?有情有義的男人為何會突變成殺人狂魔?

      初戀情人落難,癡情男成就年少夢想

      2010年的最后一天,北京市朝陽區的一戶居民樓里正在發生令人驚駭的一幕:中年男子張艮濤手持一把約30厘米長的尖刀,向養女駱雨婷的腰間、頸部和腹部狠狠刺去。頓時,血從駱雨婷身上噴涌而出,起初她還拼命呼救求饒,但不一會兒便昏死過去,倒在血泊中沒了聲息……
      時年45歲的張艮濤出生于北京市郊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因為家貧,他沒讀多少書便早早地輟學參加了工作。
      陳莉娟是張艮濤的鄰居,比他小兩歲,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進入青春期后,張艮濤熱情地追求起漂亮的陳莉娟,但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陳莉娟對木訥寡言的張艮濤毫不動心。
      1984年,陳莉娟從北京市財會學校畢業,進了天橋百貨商場當了一名售貨員。與此同時,張艮濤家為他介紹了一個名叫李萍的女子?!皭廴恕钡木芙^、遠離,加上家人的催逼,張艮濤只好收拾起青春年少的愛戀,無奈地與李萍結婚。
      1990年,張艮濤到北京大興的一家貨運公司當搬運工,長期吃住在單位,與妻子兩地分居,感情越來越淡,再加之李萍有嚴重的婦科病無法生育,兩人于1997年協議離婚。此后,張艮濤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公司的一名物流主管。2000年,張艮濤還在西四環買下一套面積為90平方米的房子。
      36歲的張艮濤事業有成,又正當壯年,不少人給他介紹對象,但在他心目中,沒有一個女人能取代陳莉娟的位置??墒撬埠芮宄刂?,陳莉娟早在1986年就風風光光地嫁給了一個名叫駱愛國的小老板,婚后一年生了個女兒,小日子過得蠻滋潤。他遺憾地想:自己這輩子與陳莉娟算是有緣無分,既然如此,又何必與自己不愛的女人勉強過一生呢?抱著這個想法,張艮濤整天呼朋結伴,放浪形骸,混跡于酒肉場中。
      2002年2月,張艮濤的一位朋友得知他保管著好幾個冷庫的鑰匙后,游說張艮濤與他一起,悄悄從海外運來的冷凍海鮮集裝箱中抽取部分貨物拿出去私賣牟利。沒想到此事很快就被客戶發現,張艮濤與同伙以盜竊罪被判刑一年零九個月。
      2003年底,張艮濤出獄了。這時他意外得知:在他服刑期間,陳莉娟的丈夫駱愛國因為資金周轉不靈,到處拆借經銷商的貨款,最終被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為了還債,陳莉娟把自家的房子都賣掉了,在外租房居住,但仍有幾十萬的缺口沒法填上。駱愛國入獄后,便主動與陳莉娟離婚,想逃避剩下的債務??杀M管如此,債主們依然不放過陳莉娟,天天上門討要,可憐月收入只有幾百元的陳莉娟被債主們攆得東躲西藏。不少被逼急了的債主揚言要把剛滿16歲的駱雨婷綁架,賣到深山去給人當媳婦!
      得知初戀情人遭此劫難,一股想要保護陳莉娟的沖動在張艮濤血管中涌動。他輾轉打聽到陳莉娟的藏身之處,并買了一大堆營養品前去看望她們母女。陳莉娟百感交集,沒說幾句話就落下淚來。張艮濤卻發現,十多年過去了,陳莉娟的容貌不但沒有受到歲月的侵蝕,在他眼里反而更加精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他盯著哭得梨花帶雨的陳莉娟,斬釘截鐵地說:“娟,這么多年來,我一直沒有忘記過你?,F在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就讓我來保護你們吧!……”陳莉娟搖搖頭:“我知道你是想幫我,可是咱倆是啥關系?我不想讓人說閑話!”
      張艮濤并未喪失信心,此后每隔幾天就來看望她們母女。而陳莉娟躲了一段時間債后,便悄悄搬回了以前的出租屋,沒想被一直守候在那里的債主逮個正著。他們討債不成,對陳莉娟母女又打又罵,幸好被趕來看望的張艮濤及時救下,趕走了那些債主。
      考慮到欠債遲早要還,張艮濤為了給陳莉娟母女一個安寧的生活環境,竟咬牙把自己的那套房子以70萬元的價格賣掉,替陳莉娟還上了所有的債務。
      他的舉動讓陳莉娟既驚訝又感動。得知無處棲身的張艮濤想去外面租房子住,陳莉娟便主動邀請張艮濤與她們母女一起居住。

      “家庭和睦”時前夫歸來,隱身爸爸好尷尬

      陳莉娟租下的是一套小兩室一廳,平時她與女兒各睡一間,張艮濤住進來后,便在客廳搭了一張行軍床,晚上打開,白天就折疊起來。不久,他又在北京華泰貨運公司找到一份管理員的工作,來維持一家人的生計。
      對駱雨婷,張艮濤也用盡心思。駱雨婷上初三了,成績一直很一般,眼看還有不到半年就要中考,陳莉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張艮濤一方面花大價錢為駱雨婷聘請了好幾名有經驗的教師輔導功課,一方面又輾轉托朋友認識了一家重點高中的教導主任,點頭哈腰地請人吃飯,送煙送酒,提前疏通了關系。
      2004年6月,駱雨婷參加中考,居然以563分的成績考進了重點高中。加上張艮濤事先打理好的關系,駱雨婷順利地進入了火箭班。在辦完女兒謝師宴的當天晚上,陳莉娟把張艮濤叫進了自己的房間……
      從那以后,張艮濤不但像丈夫一樣悉心照料陳莉娟的生活,還無微不至地照顧著駱雨婷。駱雨婷與他的感情越來越深,甚至叫他“小爸”。每當一家人坐在餐桌邊說笑邊吃飯時,張艮濤就感到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2005年3月,張艮濤向陳莉娟正式求婚。沒想陳莉娟仍拒絕了他:“我們都這么大年齡了,就像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何必在乎那個形式呢?”陳莉娟的話聽起來很有道理,張艮濤便不再計較。在他悉心培養下,駱雨婷的成績十分優秀,2007年考上了首都師范大學外語系,大三那年報考美國西海岸洛杉磯大學,也順利被錄取,打算于2010年3月與男友秦洛陽一起去美國留學深造。
      由自己一手培養的“女兒”如此有出息,張艮濤很是感到自豪。駱雨婷也不止一次地摟著他的脖子說:“小爸,我永遠記得你對我的好,等你老了,我一定會孝敬你的?!薄芭畠骸钡某兄Z,讓張艮濤心里樂開了花,他甚至想:雖然自己沒有名分,但陳莉娟母女現在都離不開他,他既有溫柔賢惠的“妻子”, 又有聰明能干的“女兒”,比好多正經八百的三口之家都要幸福得多,又何必苛求一紙結婚證呢?這么一想,他頓時釋然。
      然而,這一切,都被陳莉娟前夫駱愛國的電話打破了。2009年11月8日那天,駱愛國一出獄,就給陳莉娟打電話要求見面。
      在廣渠門外一家餐廳,駱愛國拉著陳莉娟的手,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他詢問了女兒駱雨婷的情況,得知女兒目前成績優秀,前途光明后,不由得大為欣慰。同時,他迫切地向陳莉娟提出復婚。
      原來,當年駱愛國與妻子離婚,主要是出于逃避債務的目的,但從內心來說,他還是對前妻與女兒無法割舍。在服刑期間,陳莉娟也曾數次去看望過他,但她沒有把自己目前與張艮濤同居的事情講給他聽。
      面對前夫的要求,陳莉娟卻犯了難。她吞吞吐吐地講了自己與張艮濤的事,并說,這幾年來,張艮濤對自己和女兒照顧得十分周到,甚至還賣掉了房子替她還債,要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就被追債的人逼死了,而他對雨婷,也傾注了不少心血……駱愛國震驚之余,心情十分復雜。作為一個男人,深愛的妻子與別的男人同居,讓他的自尊心十分受傷,從某種角度來說,即使他與陳莉娟已經離婚,張艮濤也是他的情敵;但他服刑期間,幸虧張艮濤幫他撐起了這個家,陳莉娟的選擇無可非議,從這方面來說,張艮濤又是他的恩人!
    [ 2 ]   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駱愛國對陳莉娟說:“你把張艮濤請出來,我們一起吃個飯,我要向他表示感謝!”見前夫態度如此豁達,陳莉娟自然高興不已。
      回到“家”里,陳莉娟把駱愛國出獄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張艮濤,并提出駱愛國想請他吃飯,并向他表示感謝,張艮濤欣然答應。
      11月10日中午,駱愛國、張艮濤與陳莉娟母女終于坐在了一起。駱愛國舉杯對張艮濤說:“兄弟,這幾年多虧你幫我照顧我老婆和我女兒,這杯酒,我敬你!”張艮濤十分郁悶:駱愛國與陳莉娟早就離婚了,怎么還一口一個“我老婆”,難道僅僅是口誤?就在他悶悶不樂時,駱愛國又關心地問起駱雨婷的學習情況?;蛟S因為長久沒見到父親,駱雨婷也十分激動,嘰嘰喳喳地與父親交談起來,不一會兒,陳莉娟也插入其中,“一家人”回憶起女兒小時候的事情,談得熱火朝天。那一刻,張艮濤突然感到自己是那樣多余!

      為逼情人現身,“抹布男”手刃養女多少痛

      自從駱愛國出現后,張艮濤發現,陳莉娟在“家”呆的時間越來越少,兩個人的共同話題似乎也少了許多。駱雨婷成天跟男友秦洛陽在外面玩,也不怎么回家,曾經甜蜜溫馨的出租屋,變得冷冷清清。
      12月13日,張艮濤下班回家,發現陳莉娟也在家正為女兒整理出國的行李,便拿出自己的存折,討好地說:“雨婷出國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吧?她走的時候我給她卡里打兩萬元錢,別讓孩子去刷盤子什么的?!彼疽詾檫@些話能打動陳莉娟,沒想她只是淡淡地說:“不用了,雨婷的事情你不要操心,我來辦吧!”幾句話如一盆涼水把張艮濤從頭到腳澆了個透心涼,一股無名火也躥了上來:“你現在才說不用我操心?那早幾年你怎么不說?你老實告訴我,這段時間跑到哪里去了?該不會是見你前夫去了吧!”
      陳莉娟竟不辯解:“你愛怎么樣,隨你便。神經??!”說完便拿起手包拉門出去了。
      事實還真被張艮濤猜中了!自從上次相聚后,陳莉娟從女兒的眼中看到了她對親情的渴望。盡管女兒與張艮濤感情也很好,但血緣的聯系是別的感情無法取代的。而這次聚會也同樣使駱愛國燃起了對前妻和女兒的眷戀,他更加強烈地要求與前妻復婚。為了表示復婚的誠意,駱愛國還把自己的15萬元積蓄交給了陳莉娟?;蛟S,陳莉娟這么多年來堅持不與張艮濤結婚,潛意識里也期待著“破鏡重圓”的一天。在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陳莉娟的感情天平慢慢向駱愛國傾斜了。但是,她無法向張艮濤開口。駱愛國經過反復考慮,建議前妻先與張艮濤少見面,拉開距離。等過幾個月女兒出國了,再與他談分手的事。陳莉娟于是玩起了失蹤……
      沒了陳莉娟,一個本來和睦的“家”瞬間瓦解,張艮濤心痛不已,四處找尋陳莉娟,她卻仿佛人間蒸發。張艮濤想,駱雨婷一定知道母親的藏身處。但面對張艮濤的詢問,駱雨婷卻一臉茫然,說這段時間,連她也沒辦法聯系上母親。張艮濤半信半疑地問:“你媽會不會同她前夫在一起?”“前夫”這個詞刺痛了駱雨婷,她不悅地說:“什么前夫啊,那是我爸!”張艮濤被噎得說不出話來,過了半天才生氣地說:“他是你爸,那我算什么?”
      看到張艮濤被氣得滿臉通紅,駱雨婷沉默了良久,才艱難地開口說:“小爸,我知道你對我和我媽好,但是,媽媽曾經對我說過,她對爸爸還是有感情的,家是原裝的好……”其實駱雨婷的本意是讓張艮濤想開點,理解母親的選擇。但張艮濤聽得目瞪口呆:這么多年來,他低到了塵埃里討好陳莉娟,本以為她和女兒能回報自己同樣的愛,沒想到駱愛國一出現,自己立刻像一塊舊抹布一樣被扔在墻角,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已輸得精光!
      強烈的挫敗感和憤怒讓張艮濤無法再克制情緒,他紅著眼大聲朝駱雨婷吼道:“你不是說要永遠孝順我嗎?你這個沒良心的!”駱雨婷被嚇壞了,趕緊奪門而逃……
      在痛苦中煎熬了兩個星期,陳莉娟依然音信全元,張艮濤越來越魂不守舍,工作也連連出錯,有一次竟把一張出庫單多寫了一個零,差點造成巨額損失,老板一怒之下把他辭退了。
      情人失蹤了,養女翻臉了,工作也沒了,張艮濤越想越絕望。
      2010年12月31日下午2時30分許,張艮濤買了一把30厘米長的尖刀,藏在一包衣服里回到“家”。駱雨婷和秦洛陽都在家,張艮濤黑著臉請秦洛陽回避一下,他要與雨婷說幾句話,秦洛陽立刻知趣地走出去了。
      張艮濤走到駱雨婷面前,懇切地說:“雨婷,我知道你一定曉得你媽媽在什么地方,我不求別的,只求她出來與我見個面,我還有許多話要對她說?!瘪樣赕脫u搖頭說:“我真的不知道媽媽在哪里,她連我也沒告訴,可能就是怕你去找她吧!”但張艮濤不信,反復追問,駱雨婷有點不耐煩了:“小爸,你有點男人的骨氣好不好,我媽她這樣做,擺明了不喜歡你,為什么還要死纏爛打呢?”
      駱雨婷的態度和話語徹底激怒了張艮濤,憤恨在他體內像酒精般燃燒起來,他從衣包里掏出尖刀,狠狠向駱雨婷腰部捅去,一邊捅一邊罵:“你這個沒良心的,我殺了你,你媽媽自然就會回來了!我也不要活了,反正沒有她我生不如死……”駱雨婷的背部、腰部都被捅傷,她跌坐在地上開始求饒。此時,紅了眼的張艮濤用手堵住她的嘴,閉上眼睛繼續捅下去,直至駱雨婷躺在血泊中不能動彈。幾分鐘后,張艮濤如夢初醒,迅速逃離了現場。
      下午3時許,秦洛陽回到出租屋,發現渾身是血的駱雨婷,立刻驚恐地報警,并將重傷的駱雨婷送往醫院。經鑒定,駱雨婷肌腱斷裂,左腎破裂,只能將整只左腎完全摘除,尚不可保證能完全恢復行動能力。
      同日下午4時許,張艮濤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投案,并如實交代了上述犯罪事實。
      血案發生后,陳莉娟和駱愛國急忙趕到醫院。見到女兒的慘狀,陳莉娟哭得肝腸寸斷,也懊悔不已:當年自己為求得安寧接受張艮濤的愛,現在卻為了追求“原裝”的幸福,又急于擺脫他,這確實是一種不折不扣的利用。如果不是對情感這樣自私,女兒也不會招來殺身之禍!而駱愛國也悔淚長流――如果自己不是簡單粗暴地處理前妻與張艮濤的感情,如果能與他平心靜氣地坐下來談一談,或許張艮濤的情緒不會走向偏激……
      2011年6月22日,張艮濤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實施犯罪行為以后,他才悲哀地意識到:為了追求理想中的愛人,他在這種不計代價的付出中,忽略并迷失了自己,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抹布男”。到頭來,終究難逃被人拋棄的命運……
    [ 1 ]

    l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