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總結
  • 工作計劃
  • 心得體會
  • 述職報告
  • 事跡材料
  • 申請書
  • 作文大全
  • 讀后感
  • 調查報告
  • 勵志歌曲
  • 請假條
  • 創先爭優
  • 畢業實習
  • 財神節
  • 高中主題
  • 小學一年
  • 名人名言
  • 財務工作
  • 小說/有
  • 承攬合同
  • 寒假計劃
  • 外貿信函
  • 勵志電影
  • 個人寫作
  • 其它相關
  • 生活常識
  • 安全穩定
  • 心情短語
  • 愛情短信
  • 工會工作
  • 小學五年
  • 金融類工
  • 搞笑短信
  • 醫務工作
  • 黨團工作
  • 黨校學習
  • 學習體會
  • 下半年工
  • 買賣合同
  • qq空間
  • 食品廣告
  • 辦公室工
  • 保險合同
  • 兒童英語
  • 軟件下載
  • 廣告合同
  • 服裝廣告
  • 學生會工
  • 文明禮儀
  • 農村工作
  • 人大政協
  • 創意廣告
  • 您現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網 > qq空間 > 正文

    [魯迅的文藝價值觀及其當代意義] 10個最重要的價值觀

    來源:六七范文網 時間:2018-12-27 16:56:20 點擊:

      內容摘要:魯迅的文藝價值觀是一種充滿了辯證思維色彩的美善統一的理論觀念,他既強調文藝的啟蒙人生、改造國民靈魂的巨大作用,又強調文藝自身固有的審美屬性。在對文藝價值的探索出現多元取向的今天,魯迅的文藝價值觀對我們廓清理論思路無疑具有極為重要的現實意義。
      關鍵詞:魯迅 文藝價值觀 辯證思維 現代意義
      中圖分類號:1210.9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0981(2008)05―0020―004

      一

      魯迅的文藝價值觀,是中國文藝美學現代性的建構歷程中十分重要的一份歷史遺產,即使在文學藝術的整體生態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的今天,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論意義和現實意義。
      在早期的長文《摩羅詩力說》中,魯迅寫道:“由純文學上言之,則一切美術之本質,皆在使觀聽之人,為之興感怡悅。文章之為美術,質當亦然,與個人及邦國之存,無所系屬,實利離盡,究理弗存。故其為效,益智不如史乘,誡人不如格言,致富不如工商,弋功名不如卒業之卷?!濒斞刚J識到了審美愉悅是文藝的重要功能之一,決不可將文藝的功能等同于狹隘的實用功利,因為從“益智”、“誡人”、“致富”、“弋功名”等方面打算,文藝比不上“史乘”、“格言”、“工商”、 “卒業之卷”。魯迅指出,盡管表面上文藝只是具有給人帶來“興感怡悅”的非功利、無功利審美愉悅功能,但在審美愉悅中潛藏著一種意義更為重大的社會功利,他強調說:“詩宗詞客,能宣彼妙言,傳其靈覺,以美善吾人之性情,崇大吾人之思理?!蔽乃嚨墓δ茉谟趩⑷松钏?,可以開發“人生之?機”,“此為誠理,微妙幽玄,不能假口于學子”。魯迅認為,正因為文藝可以反映人生的“事實法則”,顯示“人生的誠理”,因此它具有“為教示”的教育意義和“益人生”的社會作用,可以激勵人們“自覺勇猛發揚精進”,去改造人生社會的“缺陷”。因此,魯迅大力提倡“立意在反抗,指歸在動作”的“最雄桀偉美”的積極浪漫主義文學,即“摩羅詩派”,因為“摩羅詩派”的詩歌緊密結合現實人生,“大都不為順世和樂之音。動吭一呼,聞者興起,爭天拒俗,而精神復深感后世人心,綿延至于無已”。在魯迅看來,這樣的文學藝術是變革中的中國社會最急需的。
      重視文藝的思想教育作用,力求使文學成為凈化和提高人的內在精神境界重要方式,這是魯迅當時及后來一以貫之的思想。這一思想在《擬播布美術意見書》中表述得更全面。魯迅概括了當時的流行觀點,指出:“言美術之目的者,為說至繁,而要以與人享樂為臬極,惟于利用有無,有所?午。主美者以為美術目的即在美術,其于他事,更無關系。誠言目的,此其正解。然主用者則以為美術必有利于世,倘其不爾,即不足存。顧實則美術誠諦,固在發揚真美,以娛人情,比其見利致用,乃不期之成果?!币虼?,雖然“沾沾于用,甚嫌執持”,但“頗合于今日國人之公意”,這種“用”主要表現在文學藝術可以“表見文化”、“輔翼道德”,甚至“救援經濟”??梢?,魯迅是將審美與功利密切結合在一起來考慮的,他的文藝價值觀呈現出一種美善統一的辯證的思維色彩。
      盡管后來魯迅的創作和理論都有很大發展,但在文藝價值觀問題上,魯迅的觀點是保持著明顯的連續性的(他不像創造社的某些成員,今天還在強調“純藝術論”,明天就去大講文藝為革命政治服務了)。他既反對否認文藝的社會功用的純藝術論,又反對將文藝的社會功能無限夸大的純功利主義。他指出, “主張離開人生,講些月呀花呀鳥呀的話,……躲在象牙之塔里面”,似乎能夠拋開世俗功利,創作出無關于實際利益的“高尚文學”,然而,“象牙之塔總是要安放在人間”,象牙之塔里面“畢竟不能住得很長久”,因此實際上所謂“高尚的文學”也始終是做不成的。在革命文學逐漸發展、有些革命文藝理論家出現了過分夸大文藝的社會功能乃至政治功用時,魯迅多次提醒他們,不可將文藝的社會功能隨意夸張,因為文藝就是文藝,它并不能代替實際的革命斗爭。他說道:“文學,文學,是最不中用的,沒有力量的人講的;有實力的人并不開口,就殺人……”,“中國現在的社會情狀,止有實地的革命戰爭,一首詩嚇不走孫傳芳,一炮就把孫傳芳轟走了”。所以,晚年的魯迅看到了“無產文學,是無產階級解放斗爭底一翼”,但又指出這種現實功能建立在文學藝術對現實關系的真實反映的基礎上。他說:“文學與社會之關系,先是它敏感的描寫社會,倘有力,便又一轉而影響社會,使有變革?!币虼?,文學藝術是有著重要的社會功用的,但這功用不是表現在呼喊標語口號的宣傳作用上,而是潛移默化地通過審美活動顯現于對讀者的影響之中。他精辟地論述道:“功用由理性能超群而被認識,但美則憑直感的能力而被認識。享樂著美的時候,雖然幾乎并不想到功用,但可由科學底分析而被發現。所以美底享樂的特殊性,即在那直接性,然而美底愉快的根柢里,倘不伏著功用,那事物也就不見得美了?!?
      聯系到魯迅文藝觀中最重要的現實主義論對“真”的強調,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魯迅文藝價值觀,是日趨發展成熟的以“真”為基礎的美善統一的文藝價值觀。有的論者看到了魯迅文藝價值觀中的社會價值取向,因而將魯迅的文藝價值觀總結為功利主義,實際上這是不全面的,因為魯迅并沒有像梁啟超那樣僅僅將審美作為手段而將功利作為目的。從表面上看,似乎魯迅的文藝價值觀與王國維的“無用之用”和早期創造社的“無目的的目的”的文藝價值觀更為接近,但魯迅超越了王國維理論中的那種文藝與社會現實的人為斷裂,在理論上則達到了早期創造社難以望其項背的高度。在這種文藝價值觀的指導下,魯迅的創作既致力于“改良這人生”,“揭出病苦,引起療救的注意”,又反對任何違背藝術規律的做法。

      二

      魯迅的注重功利與審美辯證統一的文藝價值觀的形成,源于他對中國歷史與現實人生的深刻省察和他對文學藝術基本規律的深刻把握。魯迅的文藝價值觀不是經院式的抽象思辯,它來源于變革社會、改造現實人生的斗爭實踐和創作實踐之中,這使得魯迅的文藝價值觀并沒有執著于功利或審美的某一端,而是充滿了辯證色彩,達到了功利與審美的辯證統一。
      不同的理論家在文藝價值觀上的不同理解,反映著他們對文學藝術的基本性質、功能及審美理想等方面的認識諸多差異,反映著他們文藝美學理論上的分歧。在20世紀中國文藝美學的發展歷史上,始終存在著重功利與重審美兩種基本的文藝價值取向。而且,由于中國現代社會特殊的歷史文化語境,重功利的文藝價值觀由于其對現實社會人生的強烈關注而一直占有文藝美學理論發展的主流地位;重審美的文藝價值觀則往往由于其企圖疏離文藝與社會政治的密切聯系的無限高蹈的理論模式,而難以在社會政治的每一變化都直接關系到人的生存與發展的現代社會獲得人們的普遍重視與認可。我們從世紀之初梁啟超功利主義文藝美學的巨大影響、20年 [ 2 ] 代末主張“為藝術的藝術觀”的早期創造社的理論轉向,到30年代功利主義文藝美學主導地位的確立,直至50年代以后功利主義文藝觀一統天下,注重審美的文藝觀被一一放逐、否定這一文藝價值觀的發展演變趨向,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盡管具體的文藝價值理論彼此之間存在著交合與融會的復雜情況,但在基本觀念上的這種大體的分野則是無須懷疑的。在這樣的理論格局之中,魯迅的文藝價值觀無疑有著更為重要的理論價值和現代意義,值得我們思考和借鑒。
      眾所周知,文學是人學。文學的價值、功能,都是以人類的需要和發展目標為指歸的。人的一切實踐活動都是出于其本質和需要。馬克思主義文藝美學認為,人的實踐活動是“按照美的規律來建造”的過程,其中包括人類的自我塑造,也包括文學藝術的實踐活動。而后者正是因為適應人類認識、建構和完善自身的追求,也是人類走向自我完善的實踐的一種,所以才不僅是一種特殊的審美活動,而且具有真正的社會價值@。這就使得文學藝術的價值是以審美價值為核心的多方面價值交合的立體構成,從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關系中看,包括政治價值、道德價值、認識價值、娛樂價值、心理補償價值等等。
      因此,任何一種偏執于一端的文藝價值論,雖然都有其在一定關系中考察文藝的合理性,但都因其片面性而難以對文藝價值做出科學的論述:梁啟超看到了美是人類生活的第一要素,主張培養人的“趣味”,恢復人的審美本能,但他在這個問題上淺嘗輒止,并沒有進行進一步的深入探討;王國維的注重生命與審美的文藝觀從人生的“痛苦”及其解脫的角度來強調美的藝術,但他在反對直接的社會政治功利目的的同時割斷了文學藝術同社會的聯系,這使得他要求文藝表現“天下萬世之真理”的藝術觀過于空靈,難以真正貫徹到文藝實踐當中。相比之下,魯迅的文藝價值觀從“立人”的目的出發,意在改造“國民性”、實現中國人的人格重構,進而促進社會的變革和人自身的完善,確是在實質上更接近科學的馬克思主義文藝價值論。而魯迅以后的左翼革命文藝理論卻逐漸偏離了這個正確的理論方向。使得文藝價值論乃至整個文藝美學都在對為革命政治服務的不斷強調中日漸狹窄和凝固,最終在文革中喪失了其應有的理論生命力。
      二十世紀80年代以來,文藝價值觀驅除了功利主義一統天下的局面,在反叛文革的“文學烏托邦”與“假崇高”的過程中,文學拋棄了“神性”而越來越深入普通人的世俗生活空間,從而突破了意識形態和政治教條的規范,凸顯出大眾對于日常生活幸福本身的強烈欲求,凸顯出人的生活觀念和價值取向在“解神圣化”以后的多元化、實用化與平民化的趨勢。這一取向在90年代以后的文學與理論批評中得到進一步的放大。以“新寫實”、“新狀態”等小說創作為代表,著意表現人在“煩惱人生”中的種種失意與決意,表現對“一地雞毛”式的生活意義的體認,表現在“不談愛情”、“冷也好、熱也好,活著就好”的自我提示與自我安慰中的無奈與無聊,既不追求某種“形而上”的思想價值與意義,也不追求巨型敘事與詩意表達,以立足民間的敘述立場,力求表現出生活中的人的本真狀貌,具有過去的“偽現實主義文學”所不具備的較強的現代感和可讀性。但是,這類作品在凸顯文學的現實關懷精神的同時,缺乏對于普通人的生活追求與期望的進一步思考和表現,使得人們在參透生活的本然狀態后,無從看到更多的希望與光明,因而難以給人帶來更多的人文精神、價值方面的提升。而“新生代”、“晚生代”以及近年來崛起的“80后作家”等年輕作家的創作一方面更為深入細致地反映了轉型期的社會文化現實與心理現實,顯現出卓越的藝術創造活力、才力與鋒芒,打造了今天更為生動、鮮活、多元的文學創作格局,另一方面在一些作品中也存在著放逐現代文學的“救亡與啟蒙”、“理想與正義”、“集體主義與民族主義”、“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等傳統、消解過去的一切“意識形態”閥限的傾向,同時又常常凸顯了一套以物質崇拜、娛樂中心、性的自由等為中心詞的新意識形態,甚至在放縱的狂歡中消解了生活與寫作應有的多元價值,在“自由的個人選擇”中從世俗化走向粗俗化和惡俗化,從而使文革以后文學的世俗精神的彰顯所具有的“革命”性意義喪失殆盡。
      全面考察當下文藝價值理論與文學創作的實際,重溫魯迅的富有辨證色彩、注重美善統一的文藝價值觀,對于我們在中西文藝美學理論的對話、交流、融會的多元演進中廓清理論方向,獲取對文藝價值論的清醒把握和深刻認識,以進一步推進文學理論現代性的建構和文藝創作的健康發展,無疑是有著極大的現實意義的。它提示我們在尋求文學價值的多重構建的過程中,需要較好地處理個人化寫作與作家的社會責任感的關系問題。文學寫作是必然個人化的,但文學的目的卻不僅僅是指向個人的。這是一個不證自明的道理。我們的作家把什么樣的作品交給社會、交給讀者,體現著一個作家的藝術良知與道德良知。文學藝術創作在超越對于“神圣性”的單一價值向度的要求之后,文學既要表現世俗精神、肯定人的現世幸福,體現出對于現實人生的深切眷注和對于社會丑惡的深刻批判,又應在審美的向度上尋求文學的超越精神和人生價值理想的表現與引導,從而在協調兩者關系、探詢人生存、發展的根本問題(物質與精神、個人與社會、自我價值與社會價值)的基礎上凸顯文學的人文精神與人文價值。
      從這個意義上說,魯迅的注重美善統一的文藝價值觀在今天不是過時了,而是有了更加彌足珍貴的意義。美國學者賽義德曾經說:“在理想的情況下,知識分子代表著解放和啟蒙”。魯迅對于人生的深切關注、對于改造“國民性”的啟蒙精神的執著,凸顯了現代中國人文知識分子對于自身神圣職責的堅守。特別是在當今中國社會文化的轉型時期,在中國社會文化現代性的建構中,包括作家藝術家在內的人文知識分子的“解放和啟蒙”的職責并沒有消失,持守理性、自由等普遍價值、關注現實人生,仍然是人文知識分子基本的價值承擔。 [ 1 ]

    l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